主页 > 视点大事 >「第一次性行为就染爱滋」14岁同志只上过一堂性教育课,还被老 >

  • 「第一次性行为就染爱滋」14岁同志只上过一堂性教育课,还被老


    2020-05-28


    「第一次性行为就染爱滋」14岁同志只上过一堂性教育课,还被老

    文/红豆Q粉粿

    说到性的议题,人们总是感到害羞、脸红,但事实上,越来越多人认为,不论是异性恋或同性恋,关于「性教育课程」,都应该趁早、且尽可能多教孩子正确的相关知识。

    然而,现今许多学校规划「性教育课」的比例仍是相当不足,孩子们对于性行为的知识严重缺乏。

    英国曼彻斯特一位名为Nathaniel Hall的同志青年,他投书BBC,决定公开说出自己的同性恋身分,以及感染爱滋病的心路历程,目的就是希望让大众重视「性教育课」的重要性!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怎幺说…

    「约莫13、14岁开始,我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,16岁时我遇见一位心上人,对方的年纪比我大,他大概25岁,然后我们开始约会。不过,我们的关係没有持续太久,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对我来说,那是一段夏日恋曲,分手之后我们就各走各的,我的初次恋爱,短暂又轰轰烈烈。」

    「不幸的是,后来我发现自己得了爱滋病,当我告诉他(爱滋病确诊的事情)时,他说我是一个愚蠢的小男孩,还说我在对他说谎。当下我只是希望他也去做爱滋病筛检,接受治疗,希望他不要再把病毒传染给别人,但他后来告诉我,他身体状况很好。那时候我只有16岁,胆小又没有能力去质疑他,以为都是我自己的错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得了爱滋病。」

    「从医院确诊之后,我都没有对其他人说这件事,那感觉就像被车重重地撞击了,我也哭了,不知道该怎幺办又很害怕,但后来上了大学后,有专业的人为我谘询并协助我。不过,我觉得羞耻感是最折磨的事,在身边都是异性恋的世界里,身为同性恋的我彷彿是不道德的,在那之前,我唯一上过的一堂性教育课程,只是一部影片,里头演得是一位男同志死于爱滋病,老师和同学甚至说我骯髒、说我正受到惩罚。」

    「在那段时间,我完全被羞耻感控制,甚至想用酒精来摆脱焦虑和压力。但后来,我决定写一封信给我的父母和家人,我花了一整个下午,把所有事情和心声都写下来,我也告诉家人,这个祕密我藏了好久,后来,我妈妈来看我,她心疼地对我说,『只要想到你为这件事独自挣扎很久,我就感到很难过。』家人给我很大的力量,他们都打了电话,或是传讯息给我,给我很多爱。」

    「从那时开始,我才觉得获得解脱和自由,不再是一个人对抗。」

    Nathaniel Hall这篇自白裏头,藏有许多讯息:

    第一,他想告诉同志朋友们,身为同志并不可耻,不需要对自己感到苛责或羞耻,也不要因为别人的话语而想不开;

    第二,他认为家人的支持对同性恋者来说很重要;

    第三,他认为当今学校的性教育课程仍不足,且不正确。

    对于同样仍在追求两性平等、同性婚姻权利的台湾社会来说,各位怎幺看呢?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