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科技早报 >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 >

  •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

    2020-06-19


    作者张嘉容以戏剧模拟人们在关係中的各种状态,人生如戏,在透过诠释另外一个角色的过程发现自己。无论离开或是在一起,每一个当下只求对得起自己,我们只会爱上,那些我们认为值得的!(推荐阅读: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:我们值得被爱)

    在爱情中,每个人都会有患得患失的时刻。尤其当两人付出的爱不对等,应该怎幺办?如果感情到了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状况,又该如何自处、和对方相处?

   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
    有位学员问,如果双方的人生目标不同,彼此差异很大,可是又有很多美好的回忆,捨不得放手,要怎幺办?(推荐阅读:爱过就值得!相爱一刻,已是人生最美丽的瞬间)

    我问:「你这段话有特定对象吗?」
    她点点头:「有。」

    「那妳最常对他说的一句话是甚幺?」
    「嗯…..我很想你。」

    「哦,所以他不在你身边。是远距离恋爱?」
    「是。」

    「那他都回答甚幺?」
    「我也很想妳啊!可是有时候并不是『想』就可以怎样。」她黯然回答。

    于是,我请当事者选一位伙伴来演她自己,再选一位学员扮演男友,两人给出一个静止画面,并说出刚刚那两句话。画面是:

    男友準备动身;女友坐在椅子上拉住他的手,男友回头望。

    这时,我问当事者还有没有想要补充男友说的话?
    她说:「我想妳啊!但是赚钱买麵包也很重要啊!」

    原来冲突来自于爱情与麵包的对立?

    为了更清楚两人关係,我询问当事者,她抓住男生的手是怎样的抓法,还有,男友回头的样貌。

    她回答:「虽然抓住他的手,但又即将要放手。男友虽然非走不可,但还是会回头望。」

    接着,我请扮演者也回馈一下自己的扮演感受。

    男友说:「我回头可能是觉得自己伤了对方的心,是一种愧疚感和担心吧?」
    女友说:「我一直要求他不要走,可是我觉得我们距离越来越远,好像我只是一厢情愿。」

    我再问这两位「演员」:「如果妳们可以改变画面,你们会想要怎幺改变?」

    男友说: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我可能会觉得很累,想要离开。」
    女友说:「我可能也就会放手了。」

    当事者这时补充:「但真实的情形是,男友会在我放手时赶快牵住我的手,安抚我。没放手是因为想珍惜,他还回头望。」

    我们做了更进一步的扮演,让当事者和学员演出她想跟男友约会时的几种问话模式。结果大家发现,在这个关係中,男友不喜欢被质疑、一感到自己不被认同,就会切断沟通管道,因此女友讲话都会小心翼翼。

    大家七嘴八舌:我男朋友也是这样耶!台湾的男生都是这样吗?

    我要求回到一开始的画面,问大家有哪些新的想法?

    扮演男友的伙伴要求改演女友,并且要男友在分开时给一个很紧的拥抱,再心情平静地挥手,目送男友离开。

   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
    当事者对扮演者说:「你好懂我的心情喔!」
    扮演者说:「因为我男友跟妳男友很像啊!」大家哄堂大笑。

    因为不安、焦虑,因为对对方和未来不确定,所以才需要被哄、被保证。可是对方始终没有给足保证,因此感到很挫折不安。

    当事者幽幽地说:「大家会不会有一样的困惑,你想要付出的,不一定是别人需要的;你想得到的,对方并没有能力或办法给你,所以你只能做自己、爱自己。」

    一位伙伴说:「也许是妳对这份感情还不笃定。如果可以很笃定自己和对方的心意,就算是远距离恋爱,也不会造成那幺大的困扰。再说,他要走,就站起来跟他一起走就好啦!他有回头看你啊!」

   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    (2011《美丽沉睡者》剧照)

    另一位伙伴补充:「是啊,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台北高雄两地长距离的恋爱,男方工作很忙,大多是女方坐飞机上来(那时还没有高铁)。她常在书店等男友一两个小时,等他工作做完才来书店找她。我就问:『你大老远从高雄飞上来,他却让妳在书店等这幺久,妳都不会生气吗?』她说没办法,男友真的很忙。后来女方想办法把工作调到北部,两个人也结婚了。」

    还有一个伙伴提出另一种见解 :「其实结婚后,两个家族进来,感情会变得很不单纯。能够这样单纯的思念一个人、享受思念之苦,其实也是很阶段性、回忆起来很美好的一种感受。不妨好好珍惜!」

    我邀请当事者进一步做角色扮演和情境创造:「如果给妳几分钟,让妳用其中一个角色对男友说话,你会想说甚幺?」
    她选择扮演自己,并对男友说:「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有多棒,而是因为你就是你,所以我爱你。」

    「那对方会怎幺回答?」

    当事者说:「嗯,我也爱你。」

    「这样的反应不好吗?」我问。

    她委屈地说:「但我想要的不是『嗯,我也爱妳。』 而是『对!我也爱妳!我爱妳!』」

    爱的天秤不对等,让陷在恋情中的人多幺苦恼啊!

    回到现实状态的确认,当事者表示,男朋友的职业是机师,两人在一起十几年了。大家恍然大悟,原来这份爱的思念,有其不得不的现实因素。有个伙伴表示她要扮演女友,提供一个新的解决方案。由当事者扮演男朋友。

    女友:(握住男朋友的手)「如果说,你想要稳定下来的话,我已经做好準备。我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準备啦!只是,我已经做好準备了。我真的很爱你。」
    男朋友:「但是我还没準备好啊!买房子要很多钱,我得先认真工作。」

    女朋友:「我觉得有房子住、有麵包吃都很重要,但也要看是吃甚幺样的麵包啊!只要跟你在一起,波萝麵包也很好吃!(大家笑。) 房子当然很重要,但我不希望我们所有的时间跟精力都放在上面,而没有好好照顾到我们的心。再说,我们可以不买麵包,我们自己做。买不起房子,租的也是窝啊!这是我比较想要的。」

    男朋友:「我知道你很好,但是我也有我想要的未来。」
    女朋友:「我知道了!你的未来没有我!」

    「哦对不起对不起!」扮演者话一出口就跟当事者说,深怕她不高兴。但当事者却跟大家一起笑。
    男友:「我只是觉得,你不用那幺爱我,你不用那幺想我……,可是我也不希望你离开我。」

    大家鼓掌叫好。这确实也是一项选择。

   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
    一位伙伴发言:「我在航空公司上过班,远距离恋爱不一定是失败关键,我的同事裏也有很幸福,像有一对夫妻,每次先生出国,太太就开车载他到机场,回国时再去接机。两个人感情很好。所以,关键也许是:对方究竟是不是你真正要的人?你是不是真的笃定就是他?」

    「我们身边都有一些成功的例子,也有失败的例子。但是,真正的幸福和感情,还是掌握在自己的选择中。生活裏,我们付出的每一个努力,都很像走钢索。当关係开始时,你走上了钢索,每一步都战战兢兢,但你也可能非常享受那种鲜明、喜悦、当下、站在高处、付出和爱的状态。

    你有很多选择:或投入做一个接送的人;或投入另外一段感情;或投入跟自己独处的单身时光;或投入:『享受这种离不开的烦恼和痛苦!』只要你自己清楚自己最适合、最想做的是什幺,然后接受就好。」我微笑着做结论。

    祝福每一个充满爱而且有能力付出爱的人!

    剧场的恋爱习题:做一个想爱,也有能力付出爱的人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