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视点大事 >女麵贩遭劫财夺命‧失蹤缅籍助手嫌疑大 >

  • 女麵贩遭劫财夺命‧失蹤缅籍助手嫌疑大


    2020-07-01


    女麵贩遭劫财夺命‧失蹤缅籍助手嫌疑大(吉打‧亚罗士打24日讯)米都笼呀路一名59岁华裔女小贩被儿子发现侧躺在睡房床下,后脑有外伤及右颈有利器致伤的致命伤痕,地上血迹斑斑,身上金饰虽在,但逾万令吉现款不翼而飞,而同住的一名缅甸籍男助手连同重要证件则不知所终。这起命案于週三深夜11时40分被揭发,死者王松妹是在米都太子路二条路卖福建麵,育有两男一女,即大儿子陈青云(35岁,小贩)、二儿子陈凯伦(28岁,从事平面设计)及小女儿陈依雯(26岁,过滤品服务与销售员)。身上金饰还在王松妹在家中排行第五,共有10名兄弟姐妹及89岁年迈母亲。王松妹是与大儿子及一名年约21岁缅甸籍男外劳阿佐(AH JO)居住在米都笼呀路再也花园排屋。自卖福建麵的丈夫在约15年离世后,王松妹便与大儿子接手生意,并于6个月前聘请阿佐在档口帮忙。大儿子陈青云受询时说,解剖报告出炉后,证实母亲右颈伤口是致命伤。他表示,最后一次见到母亲及阿佐是于上週六(本月19日),当时他们三人一起出席米都一场晚宴,惟母亲与阿佐在宴会开始两小时后,便先行回家。他说,当他返回住家时,已是週日凌晨四、五点,当时母亲房里亮着小灯光,他没有发现不妥,于是回房睡觉。“20日上午约11时多,一名相熟肉贩将妈妈订购的肉类送到家门口,我被吵醒后,发现妈妈没有出来,便代她接领猪肉。对方还跟我说,他致电妈妈时没人接听,但我看见主人房出现微弱灯光。”床上留下剪刀“当时他建议进去母亲房内探查,我尝试打开妈妈的房门,但房门反锁,我不得其门而入,加上想到妈妈经常都会出外坡,我就不以为意。直到两天后,我仍不见妈妈与阿佐的人影,也没有开档,因此才开始起疑。”他说,他马上致电阿姨王堂凤,问她这数天来是否见过母亲,惟阿姨向亲友查问后,也说没见过母亲。“我感到事有蹊跷,于是爬上天花板朝妈妈的房间看个究竟,但却没有看见母亲。阿姨过后致电时,建议我撞开妈妈的房门,我这才惊见母亲死在床下,房内一片凌乱,四处血迹。”他说,母亲的右颈有刀伤,床上有一把剪刀,尸体亦已浮肿。他说,由于母亲的主人房装有冷气,较为封密,所以尸臭味无法飘出来,以致没人及早发现命案。“当时妈妈戴在身上的金饰仍在,惟逾万令吉现金已不翼而飞。”他说,他是在友人的协助下,向警方报案,事后警方到现场调查。助手福建话流利太子路二条路一名不愿具名的小贩告诉《》,王松妹生前待男外劳不薄,鲜少看见她责骂对方。他指出,王松妹经常换工人,缅甸籍男外劳是在今年才替前者工作。他说,外劳口操流利福建话,常常用福建话与食客和小贩沟通。他说,对方非常奋勤,性格开朗,虽然不曾在工作上发脾气,但常常会“失蹤”一段时间,然后重回工作岗位。“每次他重返工作时,我们就会问他去哪里,他则说回家。”他说,他最后一次看见王松妹和那名外劳是于上週六(19日)下午5时左右。当时,王松妹準备开档,把麵摊交给儿子和外劳打理后便离去。“本月20日开始,我们再没看见他们了,直到週四才惊闻王松妹被杀。”主僕关係佳没听闻吵架陈青云指出,事后,阿佐连同行李及证件失去蹤影,目前一切交由警方调查。他说,母亲是于6个月前,从槟城聘请阿佐在麵档帮忙,她向来都善待对方,虽然两人属主僕关係,但她还让阿佐睡在有冷气设备的第二间房,平时也一起用餐。受询及母亲之前是否与阿佐发生争执,他表示没有看见他俩吵架。母亲出事前,邻居没有听见家里传出争吵声或求救声,也未发现任何不妥。金饰锁柜没失窃小女儿陈依雯说,週四凌晨她接获母亲遇害的恶耗后,当天早上即赶到米都苏丹娜峇希雅中央医院等候母亲的解剖报告。她表示数週前才看见母亲,讵料今日看到的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。“大哥说,妈妈的逾万令吉现金不见了。至于其金饰因锁在橱柜,我们无法打开,所以我也不晓得金饰有没失窃。”视如己出善待助手死者胞妹王堂凤披露,姐姐善待阿佐,视如己出,鲜少骂他。“阿佐懂得讲福建话,并在姐姐的档口帮忙。他平时常通过手机与同籍友人聊天。”她说,姐姐数天不见人影,但其一辆客货车及轿车皆在家,不料,家人週三深夜却发现姐姐已遇害。右颈伤痕是致命伤哥打士打县警区主任阿查曼指出,解剖报告显示,死者王松妹的致命伤是右颈一道遭利器所致的伤痕。他说,目前警方正追查缅甸籍外劳阿佐的下落,协助调查,并会援引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调查此案。他说,警方週三晚上11时41分接获投报后,赶往现场展开调查,并发现死者的右颈有利器致伤的伤痕。“目前,我们正追查阿佐的下落,而他的个人资料仍有待进一步调查。”‧2011.11.24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