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科技早报 >用错人,决策无异一场空 >

  • 用错人,决策无异一场空


    2020-07-24


    用错人,决策无异一场空

    这里的大主管,还有许多经理人,无不流露出自信的神采、坚持己见,而且直言无讳,但一提起史隆,语调就为之一变,说到「史隆先生也同意这点」时,更是虔敬地有如引述圣经。

    德雷斯达特提起的往事就相当典型。

    「那一天,我闯进主管会议,请求给凯迪拉克起死回生的机会,有个人说:『你了解吧?要是失败,你在通用的职位就不保了?』我说:『是的,这点我很清楚。』史隆先生突然大声说道:『德雷斯达特,你要是不能成功,你在凯迪拉克的工作当然就泡汤了,因为凯迪拉克已经完蛋。但只要通用还在,只要我当家,一定会保留工作给一个有责任感、主动、有勇气和想像力的人。』他继续说:『你现在担心的是凯迪拉克的未来,我关心的则是你在通用的前途 。』」

    头一回见到史隆时,我觉得大失所望。他中等高度,长得又瘦又小,有着一张长长的马脸,还戴着助听器。据说红髮的人个性刚烈,没错,他就是有名的不定时炸弹,他那破锣嗓子有着浓厚的布鲁克林口音。

    但是,一和他接触,就可发现他展露一种特别的气质,令人望之凛然;他手下的团队更是一群有活力、积极进取、可独立作业的精英,对他无不肃然起敬。

    他对我说:「 杜拉克先生,你或许已经听说了。我不是提议让你来通用进行研究的人,可是我的同事看法不同,因此,我得尽到自己的责任,确定你能胜任愉快。有什幺我可以帮得上忙的,欢迎随时来找我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我必须确定你可以取得一切必要的资料。高阶主管开会时,你可以进来旁听,看看我们运作的程序以及公司的营运之道。还有,杜拉克先生,」他做个总结,「我不会告诉你该研究什幺,或是得提出何种建议。有件事我得让你明白:本公司有三十五位风格迥异的副总,但彼此还是可以让步、妥协的。你只要告诉我,你认为什幺是对的,而不要管『谁』才是对的。别担心管理阶层的成员,包括我自己,是不是能採纳你的建议或同意你的研究结果。」

    史隆和他手下的精英正打算为通用的未来翻开新页。然而,我发现一点,他们多半把时间花在人事的讨论,而非公司政策的研究。史隆虽然积极参与策略的讨论,总把主导权交给主管会议里的专家,但一谈到人事的问题,掌握生杀大权的一定是他本人。

    有一次,众主管针对基层员工工作和职务分派的问题讨论了好几个小时。如果我记得没错,是一个零件小部门里的技工师傅之职。走出会议室时,我问史隆:「您怎幺愿意花四个小时来讨论这幺一个微不足道的职务呢?」

    他答道:「公司给我这幺优厚的待遇,就是要我做重大决策,而且不失误。请你告诉我,有哪些决策比人的管理更为重要?我们这些在十四楼办公的,有的可能真是聪明盖世,但要是用错人,决策无异于一场空。落实决策的,正是这些基层员工。至于花多少时间讨论云云,那简直是『屁话 』。杜拉克先生,我们公司有多少部门,您知道吗?」在我得以回答 这个简单的问题之前,他猛然抽出那本闻名遐迩的「黑色小记事本 」。

    「 四十七个。那幺, 我们去年做了多少个有关人事的决策呢?」这就问倒我了 。

    他看了一下手册,跟我说:「 一百四十三个,每个部门平均三个。如果我们不用四小时好好地安插一个职位,找最合适的人来担任,以后就得花几百个小时的时间来收拾这个烂摊子。」

    「你一定认为我是用人最好的裁判。听我说,根本没有这种人存在。只有能做好人事决策的人,和不能做好人事决策的人;前者是长时间换来的,后者则是事发后再来慢慢后悔。我们在这方面犯的错误确实较少,不是因为我们会判断人的好坏,而是因为我们慎重其事。还有,」他强调说,「用人第一个定律就是那句老话:『别让现任者指定继承人,否则你得到的将只是次级的複製品。』」

    「有关用人的决策,最为重要。每个人都认为一家公司自然会有『不错的人选』,这简直是『屁话』,重点是如何把人安插在最适当的位置,这幺一来,自然会有不凡的表现。」

    摘自《旁观者》

    数位编辑整理:张奕芬,邱千瑜
    Photo:studio tdes,CC Licensed.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