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日报小米 >男孩马斯克嚼着玻璃,凝视着深渊 >

  • 男孩马斯克嚼着玻璃,凝视着深渊


    2020-05-22


    男孩马斯克嚼着玻璃,凝视着深渊賈伯斯另有一種才智,是把錯綜複雜的商業判斷,整合成讓人心神蕩樣的性感訴求,例如:蘋果從來不說第一代iPod是一個6.5盎司重的音樂播放器、裡頭藏有一顆5G的硬碟,它只說:「你的口袋裡有一千首歌」。為了放大他語言的影響力,蘋果精心設計了產品發表會的方式,讓賈伯斯解說的戲劇畫面變成幾百萬人轉傳的免費廣告,例如2007年1月他介紹iPhone出場,他說:「一具網路連接器、一部iPod、一支手機,各位,iPhone不是三台機器,它是一個裝置!」

    蘋果產品的行銷,也完全重寫行銷學的金科玉律,譬如它不是當貨物到了發貨倉庫才構思行銷,而是當產品還在設計時,就鎖定關鍵性能,醞釀顧客的期待與好奇,除了蘋果,沒有其他企業能像販賣iPhone一樣,還沒上市就已經賣掉數千萬台。

    2004年,離賈伯斯家不遠的史丹佛大學,請來IDEO設計公司的兄弟檔創業家凱利兄弟(David & Tom Kelly)創立全新的設計學院(d. school),回應的,也正是蘋果巨浪所沖刷出的全新企業競爭江湖。英國財政大臣高登.布朗(Gordon Brown)即在《衛報》上指出:90年代中期,英國每64個畢業生中只有一個讀設計,十年後,每16個畢業生就有一個是設計相關領域,「設計是現代經濟重要的一環,而不是附屬品;是成功的核心,而不只是成功的一小塊拼圖;是精彩大戲的主軸,而不是餘興節目,」布朗指出。

    另一方面,商學院和工學院也積極改革,希望將設計領域的思維元素引入傳統管理學,2016年,南加大傳播新聞學院發起「第三空間」的研究,試著描繪出商、工學院學生所學與職場實際所需技能間的鴻溝,歸納出來計有五項:1.在曖昧不明的處境中,展示心智機敏與張力的「適應性」;2.能看見巨大圖像,並且能執行想像力凌躍(imaginative leaps)的「360度思維」;3.對學習與成長有一種深切渴望的「知性好奇」;4.在跨領域間能思考、行動與移動的「文化競爭力」;5.情感知性與協同合作技巧並重的「同理心」。

    男孩马斯克嚼着玻璃,凝视着深渊

    曾燦爛劃破夜空

    根據6月28日外電,設計總監艾夫將在今年年底離開蘋果,創業一家設計公司LoveFrom,而蘋果將成為它的主要客戶,消息揭露,蘋果的股價只微幅波動1%。艾夫領軍的蘋果工業設計本隊,規模極小,只有20人,但工作狀態極為穩定,20年裡僅有7人離開,其中4人是因過世,此次他的告別,象徵意味濃厚:蘋果身形碩大,要再像當年那一刻「思索不同」,已經愈來愈難,但蘋果也已成為傳奇,世人正享受它締造的成果,巨人不會剎那消失,這是尷尬的一刻,但並非絕望的一刻。

    2010年,迪士尼執行長伊格(Bob Iger)邀請賈伯斯夫婦到家裡吃晚餐,4年前他們聯手完成了迪士尼(Disney)與皮克斯(Pixar)的購併案,一手了結兩家公司十數年來的恩怨情仇,席間賈伯斯突然心有所感,伊格描繪當時場景:「我們都知道會有這麼一天,但大家心中都有數。史蒂夫舉杯向大家敬酒,說:『我們兩個人還真是了不起,救了迪士尼和皮克斯。』說著說著,他眼眶泛淚。人生總是會有這樣的時刻,對自己的成就覺得不可思議,為自己感到驕傲。」

    追蹤蘋果三十幾年,應該也無須再計較它還能完成哪些燦爛任務,浩瀚無垠的夜空,總有新的火箭等待昇空;任何企業,都應為劃破夜空而盡責地燃燒,有此情懷,應當便已足夠。所以,別再追蹤庫克的股價會到哪裡,花一些精神,探索這個被賈伯斯燃燒過的時代吧!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