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乐园学术 >交通部要推台湾版Uber,无疑是在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! >

  • 交通部要推台湾版Uber,无疑是在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!


    2020-06-16


    交通部要推台湾版Uber,无疑是在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!

    在正文开始之前,先问读者们一个问题,让大家可以边看边想: 如果 Uber 今天完全合法,乖乖缴税了,价格跟计程车一样便宜,你会选计程车,还是 Uber?

    本站曾刊出翟本乔的《Uber 是一个对台湾有害的公司,而且根本不想沟通》与萧瑟寡人的《Uber 是真共享经济,还是破坏交通体制的吸金大法?》两篇文章,里面都点出了 Uber 很多备受争议的地方,像是 Uber 大幅将成本转嫁给司机,不缴税,没有保险确保乘客安全,不会增加就业跟国家 GDP。在营运策略上,Uber 也是一间力行 Peter Thiel 教条的公司:「募集一整船的资金、迅速扩张、并对立法者呈现出一个既定事实。这就是未来,请解决问题。」,最近将在高风险贷款市场 融资的消息 更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  但深层的问题可能更严重。分享经济,或按需经济的平台本身理念并没有太大的问题:想把闲置的资源更妥善利用,或是为使用者提供一个更便利,更符合自己所需服务的互动空间,但有问题的部分在于当过于大量的资本涌入公司时,为了大幅扩张,赚取利润,就很可能会发生像 Airbnb 充斥职业屋主,影响当地城市地景,以及 Uber 成本大幅外放,最后他们都无法负起相对的社会责任。

    当他们长得太大了,那幺分享经济就不再只是「分享」,而是一种与立法、社会有所拉扯,并且加重财富分配不均的经济模式 ,于是你可以看到,在台湾、在欧洲、在美国,甚至在中国,一连串的法律、社会与人身安全的问题都在不断上演。日前台湾计程车司机上街抗议 Uber 的事件,在国外早已是司空见惯的场景。

    说完了 Uber 坏的一面,那幺 Uber 到底哪里吸引人呢?普遍比计程车舒适的搭乘体验固然是一点,但若光从产品的角度来看,Uber 确实是相当优秀的软体服务。Uber 的使用者设计主管 Chris Messina 是当今科技业最优秀的体验设计师之一,在他领军之下无论是乘客或司机,Uber 的使用者介面都堪称一流,相当简洁好用;Uber 强大的数据蒐集与分析能力,也造就了叫车后平均「司机 5 分钟就能抵达」的优质服务。2015 年所建构的数据可视化团队与数据,也可能是现今世界上最即时、含金量也最高的数位地理交通资料。若你详读 Uber 成长团队的故事,就会纵然发现他们在软体开发的过程上堪称网路业的典範。

    讲到这里,可能有一些读者会发现为什幺 交通部要推「台版 Uber」 会是一场大灾难了。 你觉得政府推的网路叫车服务,软体品质会有 Uber 水準吗?人家花了七年,聚集世界各地优秀工程师,用无数数据积累出的服务,交通部有可能软体皆低价外包的状况下,用 2 个月赶上别人?

    这无疑是种「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」的思维,事实上也反映了现今政府无法理解互联网逻辑,也不想深刻解决数位化所带来之社会冲击的一种怠惰心态。

    那政府到底可以为计程车产业做些什幺?计程车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什幺表面的服务品质,而是在「跳錶」这件事情上。Uber 模式真正最有价值的部分,就在于计费、收费完全数位、透明化;但现在计程车跳錶机制已经过时,许多绕路、不跳錶随口喊价的情形屡屡发生,不但无法完整保护乘客权益,进而造成司机间超速、恶性削价竞争的状况也是时有所闻。激进一点的说,现在计程车产业这幺血汗,服务品质也这幺参差不齐,跳錶机制佔了很大的一部分原因。

    所以政府不用自己跳下来做什幺「虎头蛇尾」的媒合 App,最有效的作法反该从科技与结构的角度促进「全面数位化」,直接取消跳錶机制,让计程车全面使用数位定位计算里程,并搭配车行必须使用数位叫车介面,并且透过资讯系统监管计程车司机有无故意绕路,以科技解决痛点,最终再让市场机制去决定何者是服务水準良好,能被大众所接受的计程车业者。政府也能用更数位,更透明的方式获得税收,并更有效管理计程车辆与交通状况。这才是该从 Uber 破坏式创新所学习的地方。

    那幺开头的问题最后要换个角度再问一次: 当计程车都完全数位化,服务品质与便利性也全都赶上 Uber 时,你会想搭计程车,还是 Uber?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