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乐园学术 >剧场里的行者──演员林子恆访谈(上) >

  • 剧场里的行者──演员林子恆访谈(上)


    2020-06-19


    剧场里的行者──演员林子恆访谈(上)

    故事工厂 Story Works 以原创戏剧作品为主体,希冀一篇篇好故事,将生活养分带进台湾各个角落。秉持对戏剧的热情与使命、踏实的站在这片土地上,呈现每个动人时刻。在这里,我们製造感动,製造惊喜,製造有生命的故事。

    故事工厂第十回作品《七十三变》,脱胎自台湾国宝级京剧演员朱陆豪老师的生命历程,剧中的男主角「陆天好」,是一个年轻时以「美猴王」一战成名的京剧演员,却因为种种压力,选择放弃舞台,进入高压的广告公司,担任手游的宣传企划。此次剧团特邀有「剧场男神」封号的林子恆,担纲演出「陆天好」一角。

    林子恆这个名字,对关注剧场的朋友来说一点都不陌生,台大戏剧系第一届毕业生,英国艾赛特大学舞台实践艺术硕士,以十多个年头浸润于台湾剧场大小舞台上,角色样貌音形变化多端迥异;他是2016年两厅院广场烈雨下的希腊酒神、是《枕头人》里心智年龄停留在童稚阶段的哥哥、是《叛徒马密》里的回收场边缘人梦梦、是《明晚,空中见》的田少青,也是《莎士比亚打麻将》里对台湾社会观察入微的莎翁。台上的他能量满载,变幻自如,私底下的他却温柔寡言,不论是聊天或是访问,总是字字真挚,花些时间细思问题,吐露的每一个字都充满着力度与分寸,不虚掷浮夸,也不过度阐述。

    如果说齐天大圣变身用的是身上的毫毛;子恆变身用的是对人性的关怀,以及对自我的高要求磨练。

    闲聊中问起林子恆,若此生无法再以演员身份行走,会想做些什幺?他沉思了一下「其实我有很多个答案,但最近很锺爱的答案是,钟錶师傅,或图书馆员吧!」他用一贯专注诚恳的眼神说。可能察觉我的疑惑,他随即补充,「可能因为我的表演工作就是不断跟人接触说话或替角色说话,太多人类的话语出现在我的工作场域里。」钟錶师傅的工作需要高度技术性与专注力,与表演并无二致,然而创作出来的东西如此活跃,「即便与人的声音比起来是那幺单一,却很纯粹。」

    高度的专注力与全心的投入,这就是排练场伙伴眼中的林子恆,虽然已被后辈尊称为老师,林子恆仍总是提早到排练场暖身,在排练空档一个人在角落演练动作身段,亦或专注的关心场上其他伙伴的排戏状况。「我很在意的是,当我投入到那件事情当中,身体或心理所感受到或享受到的究竟是什幺。也许是我的个性,从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专注于某一件事情上,觉得彷彿可以用尽一辈子的力量钻研它、探索它、研究它。」

    林子恆对剧场的醉心着迷,在一齣又一齣风格万千的剧场创作里一表无遗,究竟,剧场能如此令他流连的魅力是什幺?

    林子恆认为剧场迷人的部分,分为两个层次,第一层来自「演员」职业的内在;当在排练与演出时,演员彷彿可以借用另一个人的身份,重新建构与自身不同的世界观,架构起角色与周围人事物的新式组合关係,他这样描述这个过程:「顺着排练的时间出去之后,不断去探索叩问,反思人与人之间的关係真的是如此吗?彷彿陷入了一个黑洞,你可以一直在黑洞里不断地探索。」

    第二个层次,是关于「共存」,剧场舞台上的表演者,与台下观众们在同一个时空里呼吸,与在电影院里看着萤幕上的故事不同,虽然观赏电影的喜怒哀乐强烈依旧,「但只有剧场里,观众跟表演者吸的是同一口气,听到的是同一个空间里面的声音。反映的是同一个空间里面的,不管是来自台上情节的刺激,或是观众席蹦出来的某一些反应,我们大家都在吸纳这一切事情,最后走出了整个表演的全部。这一件事情是其他的媒体没有办法取代的,可能就是这样的东西,一直会让我着迷。」

    出于什幺样的契机,让这个专心致志,善于精练时间,带着修行者性格的人,踏上「表演者」这条路?谈及此,一向稳重的林子恆竟然调皮地笑了出来「我几乎是在国中就知道自己对表演是有兴趣的,也因此上了高中就义无反顾地加入话剧社⋯⋯那时我课业摆第二,话剧社摆第一。」林子恆的眼神里带着一点青春叛逆的味道。

    準备大学考试时,把首要志愿设定在独立招生的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(北艺大)的他,因为家人的坚决反对,只得放弃报考,认命地跟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联考。可能是诚心感动天,面对联考茫然提不起劲、人生怅然若失的林子恆,在大学简章里,发现了台大戏剧系第一届招生的讯息。「念书又有目的了,而且完全是联考招生。有一股『我可以拚』的感觉。」

    考出好成绩的林子恆,父母当然希望能够填个令人安心的科系,但林子恆坚持要把台大戏剧填在第一志愿。因此与意愿同等强烈的父母,起了抗争。虽然后来抗争奏效,但这次的事件让他清楚意识,原来希望能掌握生命走向的意念如此坚定,坚定地与父母对身为长子、家族长孙的林子恆的期待如出一辙。「整整四年的求学过程,我母亲对于孩子的担忧,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,即便是我出国唸书回来,继续从事这个行业,也做出些成绩后,我明白来自父母的担忧是未曾少过的。」

    戏并不如人生,与《七十三》变的剧情相反,剧中「陆天好」的父母为求孩子稳定安饱,将一双儿女安排进剧校学戏;现实中的林子恆虽然是自愿成为戏剧系的学生,却背负着亲戚朋友对于这个孩子未来的种种不安「天好在剧校中咬牙撑过去,就怕别人看不起、怕给父母丢脸,我发现自己潜意识里面也有这个过程,即便念戏剧是我主动去选择的⋯⋯我内心还是有非常深的慾望,渴望得到父母的称许讚许,让他们觉得,孩子有在这一条路上做得好。」希望获得家人的认同,是许多艺术领域的创作者共同的想望。

    由于父亲是台商,忙于工作,在求学期间,父亲唯一在台下欣赏过林子恆正式的演出就是大学毕业公演,而当林子恆自英国返台,逐步在表演道路上迈出稳健步伐时,从三十一岁开始逐渐交出代表作品时,父亲却在那年因病离世,在台下观赏演出的大多是母亲。「我可以明白我妈看完我演出之后的反应,但我很难想像父亲看待我陆陆续续这几年的演出,是说『不错、喜欢!』,或是像以前一样淡淡的说『小孩子喜欢就好了』。我做的事情究竟在我父亲的心里面它的价值是如何,这件事情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。」

    但父母并不是林子恆唯一的「五指山」。曾在高中受外公外婆照顾三年,又是大家族里年纪最大的孩子,亲戚关心的目光与期待仍旧潜藏在日常的每一刻「这件事仍然在我的血液里面,依然影响着我在判断、我做的每一件事情、或工作上所呈现出来的成绩,有没有符合这样的期许,这很可能是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摆脱掉的东西。」

    有一回林子恆好不容易邀请亲戚们去看台南人剧团的《K24》,他在里面饰演剧中重要的大反派角色,剧情的紧凑与幽默笑料让亲戚们非常喜爱,但长辈们事后仍忍不住担心「子恆为什幺要演一个坏人啊?」或许在一般大众的眼光里,能够演一个正气凛然,阳光帅气的主角,才是职业上的成功曝光,但对林子恆来说,身为表演者,并不需要侑限于激励人心的正面形象,人具有丰富多元的样貌,将各式的生活呈现在观众面前,正是表演或剧场有趣的地方。

    台北城市舞台:
    09/06(五) 19:30
    09/07(六) 14:30|19:30
    09/08(日) 14:30(录影场)
   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:10/12(六) 19:30
    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演艺厅:10/26 (六) 19:30
    高雄卫武营戏剧院:11/30(六) 19:30
   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:12/14(六) 19:30
   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:12/28(六) 19:30
    购票去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